天府评论 >> 经济生活 >> 正文
国产仿制药遇冷,是在偿还信誉债
http://www.balibalitour.com(2018-7-11 8:09:51)  四川在线-天府评论    编辑:盛飞
作者:刘天放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最近,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再次走入大众视野,将过去少为人知的抗癌救命药推到了人们眼前。对于这一并不多见的病症,有数据显示,我国大陆地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发病率在成年人中不及十万分之一。因此,不是每个人都能熟练地说出“格列卫”“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等专业名词。有人感叹“谁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得病”,现实中原研药专利保护的屏障到期消失后,人们依然面临难以获得平价抗癌药品的问题。(7月10日科技日报)

  国内患者对像格列卫这种抗癌“神药”十分崇拜。当它还无权在国内被“仿制”时,不少患者通过各种渠道到国外购买。不过,这些抗癌“神药”由于专利到期被“解禁”,经常出现的“断崖式”销售,在我国并没有出现,这特别令人奇怪。资料显示,拿到批文的三款国产仿制药价格约为1000元左右,每年使用费用约两万元。然而,费用仅为原研药五分之一的国产仿制药却并未撼动原研药的销售统治地位。市场数据显示,2016年甲磺酸伊马替尼的销售占比为:格列卫80.29%、昕维10.97%、格尼可8.53%、诺利宁0.21%。

  国产仿制药“没人敢买”“没人愿用”,这成了国产仿制药的“魔咒”。而“魔咒”的产生说来复杂,但只要稍加分析,原因不难找到。首先是技术长期落后,而技术落后导致消费者的不信任。虽然国产仿制药也可能有很好的疗效,但长期养成的“不信任”导致的“不用”习惯,很容易形成恶性循环。其次是多方掣肘加之利润吸引力不够,使企业对投入较高质量的仿制药热情不高。流通成本中各种赋税的隐性成本高,使仿制药价格偏高,使患者更倾向于国外仿制药甚至原研药。

  再次,也是最重要一点,就是产业链上多方“失信”,即“不被信任除了起步晚、产业不完善之外,历史旧账也是影响因素之一。在过往的新药审评审批中存在大量的造假现象。”正像原CFDA药品认证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国药物临床试验机构秘书长曹彩曾所言,药厂、医生甚至受试者都有参与造假,确实有被批准的仿制药并无药效。众所周知,无论何种药,包括仿制药,只有“疗效”最有说服力。否则,仿制药非但无法冲击原研药,患者还能用脚投票,将质量差的仿制药无情抛弃。

  即便是“仿制”,也必须严格按原配方、制造工艺、临床试验等进行。而在过往的新药审评审批中存在大量的造假现象,证明从源头就“失信”。包括药企、医生、受试者都参与造假,如此,让患者相信这些药,无疑是一厢情愿。仿制药这个完整的链条已在全球经历了近50年,由于发展成熟,新药研发已经形成产业链。但我国由于起步晚、制度壁垒等原因,目前还没有成规模的产业链。因此,无论质量还是价格,都无法获得足够的信任。

  何况,我国在新药研发上,投入也严重不足,创新不够。就像获美国杜克大学癌症生物学博士学位的癌症科普学者李治中所言,中国药厂不少,但过去科研投入很少,卖产品拼的不是工艺技术,而是市场。由此证明,从审批到制造,从临床到疗效,从以往的经验看,都存在严重问题,缺乏起码的诚信。因此,就不难找到国产仿制药没有出现的“断崖式”销售,甚至“没人敢买”“没人愿用”的原因了。

  可见,国产仿制药遇冷,是在偿还信誉债——偿还过去“失信”的债。行业信誉靠一点点积累,树立良好的信誉十分不易,而毁掉信誉却易如反掌。就像国内的奶制品市场,如今,我国的奶制品质量已达到国际顶尖水平,这从近年来历次抽检中就可得到验证。遗憾的是,十年前的“三鹿事件”使国内乳品行业的信誉丧失殆尽,想重新树立形象,难上加难。而国内仿制药,是不是也该从中吸取教训呢?(作者系四川在线特约网评员)
相关评论: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017最新注册送金娱乐网